RSS订阅 | 匿名投稿
分享到:新浪微博QQ空间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QQ好友搜狐微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相爱 > 正文

再见,夏天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5-8-20 1:18:15 人气: 标签:
第一节去年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朋友一一齐流海,脸上生了些许痘痘,推着脚踏车,毫无形象地站在菜市场口大骂车后座的孩子。毫无预警的全身一僵,不知她已经让这幅大人模样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生根发芽,然后让我误以为,我们早已经一同老去了。心结骤生,我忽地想不起我爱她的哪个模样,还是,我根本从未用心爱过她。                                                                                          秋天(一)不知道绕了多久,我到六层楼的时候停住脚步,敲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位男士一一确切的说,是一位比我大六岁的男孩。 你好,我是天使,你是舅姑婆姐夫的儿子。 我说,并且推了一下试图进屋。他将门拦得很紧,整一个都堵住了那一个缝。我看了看他,便知道最终我还是可以住进去的。于是,我笑了一下,有一阵凉凉的风从他的房子里吹出来,很凉很舒服。 最近有很多像你这样大的学生四处投宿。 说着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我的身形。我再次推他,他让我进去了。 不,我是天使。我能知道你的所想。比如现在,你会想,你住在搬迁区,留宿我一晚什么都不亏。 我在沙发上坐下。 但这些也不能构成你留下的理由。 他笑,满不在乎道。拿过茶几上的瓶子猛灌了几口,便被呛住了。等消停了以后,他又问: 这也是你预先知道的? 我没有回答,只依他的模样咂了几滴水,再说: 理由,很简单。哥哥,他是天神。 那你父亲呢? 这个问题倒是很奇怪的,不过,父亲是什么? 他大概是天帝吧! 我依旧回答了,虽然很不懂。 你知道我不会留你下来的。 他说, 只会让你留宿一晚。也许你是天使,但你无法改变现状一一我的现状,以及你的现状。 对的,没错。但我认为你应该对陌生人客气些,像我,是你的陌生人。你们人类不都这样吗?嗯?对朋友亲人尖刻无比,对陌生人疏离但却是客气的。 他淡淡一笑: 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有的全部都是陌生人。 顿了顿,他又说: 我对我所有的陌生人都很不客气。 你在说谎。 我直视他,不带色彩地勾了勾唇,客客气气道: 应该是你舍弃你的亲人,拒绝你的朋友并且你仍旧留在这里 是在等心里认为的,我想,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么,天神会原谅说谎的人类吗? 他无谓地笑着问道。 我的兄长会,他很善良。但我的父亲,那位天帝大人,我就不太明白了。 不明白?嗯,不太明白,那么,你说 她会回来吗? 他略显紧张地问。 先生,你用情很深。 你不知道,是吗?她会回来 抑或是、不会回来。 他没问我,我亦无法回答。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兄长会不久接你回家,和家人闹别扭因而离家出走了。 他并非在问,我亦没有回答: 你并不是很想知道这些是谁,要知道,它们并没有使你迷惑,也没有燃起你的兴趣。 你可以不必如此直接地说出来的。 我是天使,我亦是知道的 天使就一定说的是真话吗? 这一刻我倒有些犹豫了: 天使什么都不能懂,不能明白,不能洞悉世人的情感。 他再一挑眉,笑得灿烂: 你应该将所有的 能 换成 想 , 他调侃道, 天使什么都不想懂,不想明白,不想洞悉世人的情感。 唔,或许这句话也是对的。 我漫不经心道, 窗外有月亮吗? 你来的时候是白天,站在仍然是。 不,我来的时候是秋天,现在仍然是。你必须欢迎我,照顾我,至少等这个秋天过完了再送我离开。 一个秋天?一个秋天太久了,其中我也许会搬家,你不能跟着我一起搬家。 一个白天久吗?一个黑天久吗? 不久。 那么,一个白天,一个黑天,一个秋天冬天春天夏天,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那么既然是一样的,你留我住一个秋天,我就会住一个白天黑天,你留我住一个白天黑天,我依旧会当成一个秋天的挽留。 那么 我留你一个秋天,你把它当成一个黑天住完就离开吧。 他状似得意地勾了勾唇,我亦笑着点头应了: 我会留下这一个秋天。
第二节我突然变得很怀旧,一不小心触碰了洒满灰尘的过往,都会颤抖得掉泪。我有一本粉色的外语词典,封面的内测隐约着 383 的字样。我想了许久,都没能真正记起它的意思来。或许是喜欢某个人,383天。于是我又记起他来,那位我曾经恋慕已久的外语老师。我想起我最后一次见他,他用脚踏车载着自己的儿子,隔着六米宽的马路和我打招呼。他是一位很好的父亲,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是。                                                  秋天(二)在我留下来的第六天,风中誓告诉了我他的名字。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们挺搭配的,诺无言。我当时用力扯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理了理自己背后隐形的翅膀,并不打算告诉他我的名字。 呐,我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会觉得有何特别吗? 他半眯着眼睛,貌似很享受的样子,我正在擦地板,尘世的杂务都是很消耗体力的。 哦,也许,嗯,我想你一定有其他的话要说,如果我回答 阿誓,你的名字真的好特别呢! 我从劳务中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他愣了一愣,瞬间便露出十分厌恶的神色: 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是一幅什么都看透的神情,这样真令人讨厌!一点惊奇感都没有了! 好吧,好吧! 世人都不喜欢被看透的感觉,那样和不穿衣服的亚当夏娃没有半分区别, 嗯,那我问你,你要说的是什么呢? 我想说,假若你说我的名字很有趣的话,我会告诉你一个更有趣的名字。比如,阿花,雾里花。 她是你女朋友,现在暂时离开了,你觉得她会回来,所以才一直在这里等待。 我拧了拧抹布,滴下了几滴污浊的水,于是我想,得擦好几遍了。 她会回来的。她的眼睛干净纯洁,她从来不会说谎! 他痴迷地仰着头,想象他和那位女朋友初次见面时的样子。 你必须现实点,我得告诉你,雾里花不会回来了。也许可能会,我是说,假如你努力工作挣了许多钱之后! 我淡淡叙述。他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我知道,我戳中了他的要害,我的话一定伤害了他。 才不会,你胡说!你就胡说吧! 他呵呵地笑了出来,但我却知道,他根本就是想从我的信任里得到虚幻的安慰。 你该从梦中醒来,我能知道,如果你努力工作,挣了足够的钱,雾里花会回心转意的。我还能预见,嗯,当她回心转意地那天,你都已经不再爱她了。 我皱了皱眉,努力了一番,仍是未能看清将来他会爱的那个女孩儿是什么样子。 哦?那你倒说说,我会爱上谁,如果我连阿花都不爱了? 他装作很有兴趣的样子。 我无法预见,也许,那超出了我的范围之外。 我挠了挠耳朵,然后提醒道: 你应该工作啦,否则你便没有未来了! 连那份我能预见的未来都没办法拥有,那又怎么能拥有更远的未来呢?我继续擦着地板,它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便在玄关处换上鞋子出了门。他一走我就将抹布丢得远远的,翻身平躺在地板上,闲闲地摇着脚掌。他在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公文包掉在地上被一个女孩捡了起来。噢,那个女孩长得真漂亮!会是她吗,留在风中誓的未来?嗯,他今天运气特别好,我想是我的话起了作用了,他会以为自己工作认真挣了大钱后,雾里花就会回来。只是,未来是动态的,是会变的。假如一个不小心雾里花没有遇见那个人,那么我的预见就是不成立的,既是不成立的,便再无现在、过去和将来之说。看来现在和将来都可以是人为的,预见就可能会是假的了。

第三节时间再往前走,一些秘密就破茧了我想起我一年级的时候,晚上高烧不止,不仅折磨了自己,也将母亲好好折磨了一番第二天一早,母亲便用自行车推着我去刘家的诊所我记得当时我已是半昏迷的样子在夏末的早晨,路过了一路开满鲜花的树有花落下,细细的丝蕊惹了我一眼朦胧的泪我靠在母亲的背后,想着,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拾一颗种子带回家那是我第一次见它,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它叫合欢也是很多年以后再见它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喜欢它已经很多年了当时我昏昏入迷,而今我神智清明但,在那个夏季的初晨很多年以后,我一直都不愿醒来                                秋天(三)两周以后,风中誓由于在工作中的出色表现,被提升了。他说要带我出去吃大餐,我因为不愿出门而拒绝了他的邀请。 呐,阿誓,我是天使,我不喜欢外面的世界,太脏太乱了,也许,你可以在家里吃,嗯,像平时那样,然后加一些我爱吃的菜。 哈,你倒是很会享受啊! 他似笑非笑的看我,我趴在地板上晃着双腿看书。我知道他会这样做的,因为今天他心情很好。凡人都是这样的,在自己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对别人好一点。 那好,你在家等着,我去买吃的。 最后,他果然答应了,然而却没有问我喜欢的食物有哪些。其实风中誓是让我很感动的,至少初次见面以后,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我天使的身份。我在想,是不是凡人在受过伤流过泪之后,都会有一部分性格幻化成天使,从此以后,变得貌似很通透很淡漠的样子。那天他买了许多土豆饼海鲜以及一大匝啤酒。那些都不是我爱吃的东西,这让我有些生气了,于是我呆坐在地上,任他怎样叫我都没有打算和他一起庆祝的意思。我想,他肯定是故意的,故意让我没有食物填饱肚子,故意让我生气和郁闷。所以我也不理他故意气他,一个人庆祝,那是很没意思的事。 哎,天使,天使不能生气,不能这样小气。 他呵呵地笑我,我仍是不理他。最后,他没办法了: 好啦好啦!你这样一点都不天使了!你别生气了,你说你爱吃什么,我再去买给你。 我这才笑了。那天他又买了许多夹蔬和绿芹。我将食物分成两份,一份放在桌子左侧,一份放在桌子右侧,啤酒全都放在左侧,我把自己放在右侧,用高压锅蒸着夹蔬和绿芹。他用看怪物的眼神看我,他已经越来越相信我是天使这回事了。 你这样下去不行呀,长期食素,会使你生病的。 他喝着啤酒劝告我。我扯了扯长袖的袖口,一直拢到了指尖。 我看见了,你不用遮了,你看你成天呆在家里不出去,又长期食素,手上的血管都映出来了。 才不要你管!天使都是这样的,我哥哥比我还要白,他的血管也是纵横交错地显现在他的身上,他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我争辩道,愣了愣,又回过神来,从容地伸出双手来,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 哎,天使,你怎么像小孩子一样闹 看吧, 他指着他身上的啤酒皱眉道, 你将啤酒弄泼了,脏了我的衬衫,你又不给我洗! 我不会, 我嚅咧说来也挺可耻的,我在家的时候,哥哥从来没教我洗衣服,现在每天,两人换下来的衣服都是他在洗。 哼哼,你不会 他又似是笑了,又似是怒极反笑了,总之是笑了就是了。我没有在接他的话,我的食物已经熟了,哥哥说,吃饭的时候不可以说话,否则你的食物便会被别人偷走。见我不理他,风中誓便也不再言语,只一杯啤酒配几块土豆饼,一个人自饮自食着,好像我没来之前的样子。最后,当那天结束的时候,他抓着我的手臂不停地问 天使,你说她会回来吗 会吗? 看吧,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了,真是可怜又可悲的傻瓜人类!

第四节我最害怕的便是梦,梦,该有多么的悲哀,摸不着看不见、也不一定能记得住可是,我又梦见他了我带着他的手掌流浪去远方,紧紧地攥着他的指尖有稍一瞬,我松了松手,想要握住他的整个掌心,可是他却趁势抽回了手我想啊,想啊 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我那么傻,为什么我要送开他的手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要放手眼泪划破虚妄,顺着微笑的眼角蜿蜒而下,我无奈地睁开双眼,不知所措努力了一番,也无法抓嗅空气里一丝腻甜、腻甜的叹息和梦                               秋天(四)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在风中誓家里的修行是非常完美的。我将双手平摊在自己的眼前,挡住视线,仍能看透那些有无的一切。比如,那位楼下,曾经为风中誓捡起公文包的女孩,是很喜欢风中誓的。是一见钟情,我知道,也许不全是,也许是因为过往,过往,风中誓曾在混混的手中救下过她。人类都是这样,受了别人的一点恩惠就怎样怎样不得了了,感恩戴德、以身相许,那我说,假如风中誓年近花甲头发斑白,那该如何? 无言,无言,阿风回来了吗? 看吧,那个女孩又来了。我端着杯子自顾自喝水,并不打算理她。我想我理或不理她,这对她来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风中誓正在洗衣服,我刁着杯子喊道: 阿誓,镜月小姐又来找你了。 我把 又 字咬得特别重,我并不是讨厌镜月,我只是不喜欢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我的生活。 看吧,你今天全是躲不掉了,我敢保证镜月小姐是在她的阳台上看见你才过来找你的。:我得意的对风中誓说,他扯了扯眉,终是没有和我辨下去。他是个很优雅和绅的人,在我看来他就是。我从没看见他生出什么害人益己的心思,也从不在小事上和我斤斤计较。 镜月小姐别介意,她还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有她那么大的孩子吗?她看起来至少有十六岁。 镜月微不了察地撇了下嘴,她以为我看不见,而事实是,我非但看得见她的表情,我还看得见她的心思。比如,她很讨厌我,她像做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再比如,她很介意、我刚才直述的那些话。 哈,镜月小姐猜错了哦,我已经十八岁了。 我笑眯眯对她道,又啜了一口水,瞅着风中誓渐趋苍白的脸色。 你不喜欢她你就赶她走吧,阿誓,人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在不相干的人的身上委屈了自己。 看吧,风中誓其实也是很讨厌镜月的,至少,在他看来,任何妄图占据雾里花位置的人都是不容客气的。镜月气呼呼地甩门走了,自始至终,风中誓一句话都没多说。 喂,阿誓。 我推攘了他一下,他回过神挠了挠头笑道: 她来了该是有什么事的,怎么就这样把人家给气走了。 她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帮你洗衣服了。我知道的,那是不可能的,除却雾里花,你连衣服都不愿给任何人洗。 我嫌闲地咬了一下唇,甜甜的味道。 你再不准随便读我的心思啊,太可恶了,那多令人讨厌,你说,我在你面前是不是透明的了? 他装作生气地问我,我笑了一下,并不回答他的话。除非我不看他,我才无法读出他的心思,但是我说话的时候,醒来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看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失明。如果天使失明,那他便会失去一切感知外界的能力。他将变成一个凡人。对,一个凡人。听我哥哥说,我的父亲便失去了所有的能力。看来我那天确实欺骗了风中誓,失去感知外界的能力,我父亲绝不可能是天帝。他只是一个凡人,落过泪的天使,会变成凡人。当然,我并不确定。因为,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第五节那位隔壁的姐姐,如今肯定已经嫁人了我还记得她搬家的那天,送了我几棵太阳花那个时候,花已经是开的了我不会侍弄花草,但我喜欢它们一直都很喜欢长大以后,我再没遇到一个爱侍弄花草的人也没再有一个人,会对我那样暖暖宽和后来我遇到的人,不是被我的刺扎伤就是用他们的刺将我扎得泪流满面我不愿生活被我们折磨得伤痕累累却也无法改变如此颓败的现状我彷徨,却也无奈我愿睡在现实,醒在梦里然后为自己编织一个不败的童话永远,永远,简单地笑下去                                         秋天(五)今天风中誓休息,他已经从一个组长升到部门经理了。我知道,他还是相信我的,听说,人间的女子后来都是喜欢金钱的。我在这个家,像我在自己的家一样,永远只做一件事。像在家里的时候一样,哥哥做事的时候我便拿着一块抹布随在他身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地板。今天我这样做的时候一一我围着风中誓这样做的时候,他一把将我从地上拉起来,仔仔细细地打量我。 天使,天使你的翅膀呢? 他很严肃,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尽量将自己的翅膀伸到他面前一一虽然我知道他无法看见。 我看不见,你真的是天使吗? 我只能无辜地看他,我是天使,这是事实,我不会说谎,于是点了头。他像是舒了一口气一般似笑非笑地看我,我是天使,但我仍是怕他的那幅表情。 你怎么了?今天,我有什么地方惹到你了吗? 女孩子每个月会有一次月事,但你已经来了好几个月了,从没出现过那种事情。于是我想,是你真的是天使,还是你生病了?如果是后者,我想尽快带你去看医生。 他说得极认真,我也听得极认真。关于他说的 月事 ,在长大之前,从没有谁和我提过。我只得诚恳地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回答他的话: 我真的是天使,你每天、时时刻刻都是这样叫的。 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他穿着一件水蓝色的映画短袖,他今年二十四岁,他很痴情,他很谦和,他可以如此细致地关心一位一一一位从陌界落难到此的天使。因为他的好,他的善良,他的不同于我的世界里的你?他她,所以我一直强调并履行,我不要偏他,我要对一个人类一一他,风中誓诚实。 你知道的,我不相信,我并不觉得世界上会有那个所谓的天使存在。 他温和地对我笑,我摇摇头,说: 你要相信我,此时此刻,我没有对阿誓说谎,我的每句话都是实话。如果,你是嫌我麻烦要我走了可以直接说出来,但你不能说我不是天使,如果我不是天使,那么,将来我再也无法回去我的世界里了。 我并不是嫌你烦! 他颇为懊恼自己方才的所言,然而只是一瞬间,我便读懂了他的心思。他确实是想要关心我的,他的心里所想永远会如他的言语一致,他从不曾圆滑、虚伪和假装。其实,有时候,我会想,他是不是一只天使一一曾经的一只、因为落过泪而贬为凡人的天使?我想会是真的。 阿誓,其实我没告诉你,用不着多久一一其实本来是,我到人间来找我的哥哥,只是因为修行不够才借居此地,用不着多久,如果我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的话,我想那个时候,我哥哥肯定已经来找到我了,他会带我走的。 我淡然看他。他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片刻,笑容便晶晶莹莹地从他的眼里溢出来,我看得有些痴了。即使是在天使的世界一一天使大都是一幅淡漠的面孔,也很难看到这样的笑容。 你误会我了, 他说 我没有想要你走。 这些我当然知道,因为,我还没有尾随落泪,我仍旧还是天使,仍能读懂凡人的心思。只是,秋天什么时候才会过去呢?

下一节:冬天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下一篇:没有资料